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猫眼看英国

年少时常常仰望星空,后来在早上草丛的露珠中找到了自己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该死的温柔-----一个旅行者的艳遇(七)  

2011-09-18 16:38:09|  分类: 旅途中的艳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该死的温柔-----一个旅行者的艳遇(七)

声明: 本文为小说连载,内容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纯属故意。在此声明,本人原创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
   巴西里约热内卢威珍酒店用品公司驻瑞士分公司 鲁塞恩代表处总经理 帕翠莎.瓦瑙小姐真热情。我们渐渐地走到了山下,她的谈话热情仍是不减。我这一生很少遇到有美人对我这么热情,说实话内心里真的有些动摇,当时就想要不是有老婆在,也许就会成全一段佳话。

   美女在分手的时候,向我张来了双手。不知道为什么,老山猫这个时候和这位刚刚相识的美女拥抱在了一起。我相信缘分,我相信一见钟情,但我要对得起家庭,我可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。不可以的,不可以的,不可以这样的。当我们拥抱在一起的时候,瓦瑙小姐美丽的眼睛闭上了,双脸颊我看到了绯红。不可以,不可以, 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故事,不可以。。。轻轻地吻过脸颊,我放过了那双为我微张又微微合龙的性感双唇,关键的时候我把握住了自己。

   再见。瓦瑙小姐深情地看了我一眼,希望很快就会见到你。我的名片上有我的地址和电话,记得联系我。
   再见!不知道为何,我有点依依不舍。

   帕翠莎走了,老婆也丢了。

   老婆丢了?玛丽真的丢了。
   当我下到山下的时候,老婆并没有坐火车下山。反反复复地打手机手机也打不通,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内。怎么办?站在瑞吉山脚下,苇兹瑙船坞旁,离最后一趟回鲁塞恩的船,还有一个半个小时。哎!怎么办?
    时间在慢慢地折磨着我,再一次到火车站问事处询问,还是没有结果。怎么办?我在想是不是刚才的那一幕让老婆看到了,玛丽不理我了。或者可能是这个路痴在大山里迷了路。这也不会呀,明明是我把她送到的火车站,这怎会错?看着无消息,看着时间在慢慢过去,因该再上山去看看,于是问讯有无登山的火车,答曰:最后 一班已经发出。如果山上有人一定会做这一趟下来,时间是一个半小时以后。一个半小时?一个半小时?怎么刚好和最后一班出的时间是一样的。不行,我一定要等 在这里,等她个地老天荒。。。
   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踱步,今天过得怎么这么慢呀。终于到了一个半小时以后。末班船来了,末班火车也进站了。火车山没人,没有玛丽的半根毫毛的影子。玛丽,你在那里?火车这是最后一班,老婆不见踪影。最后一班船就在眼前,汽笛声已想起,我飞身上船,如果错过这班船,我不知道因该去那里?也许老婆回家了!也许玛丽看到我和帕翠莎聊的火热,愤然先走了!也许,,也许,,脑子里太乱了。这个白吃这个浑蛋也不等等我,扔下我一个人在这里。
   船的最后一声离岸汽笛拉响,就在船要离开岸边的一瞬间,我跳到了岸上。

  看着最后一班船慢慢远去,我在想为什么我要上岸。要去找老婆吗?还是要去找帕翠莎?脑子里真的很乱。当然是去找老婆,当然是去找老婆,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找她。嗯?!也许,是要找帕翠莎?也许,也许,,,

   这个时候身边的手机电话铃声响起。。。


    是谁来的电话,老山猫找没有找到老婆?和帕翠莎的故事会不会继续?


瑞吉山船坞

该死的温柔-----一个旅行者的艳遇(七) - 老山猫 - 猫眼看英国

   目送着最后一班船远去,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手里的电话响了。

   喂,哪位?我连忙接起电话。
   哪位?你?!玛丽!电话里的声音很大,也很刺耳。看来玛丽急了。你以为是哪位呀?你自顾自己下山,自顾自己快活也不管我。你想干什么?我两个人出来玩儿,你却把我撇下你做得对吗?你这个自私自立的小人!
   容不得我有半句解释,这个玛丽就像连珠炮似地,向我开炮。让我心情很郁闷,郁闷之极。我,我,我也在找你呀!气得我有些结结巴巴地回答。不过,我还是得问问,她现在在哪里?于是,问道:你现在在哪里?
   我现在在卢塞恩的宾馆里,你这个家伙又在那里?老婆又在气急败坏地问我。
   我还在瑞吉山的脚下,在等你,你怎么回的家?我怎么没有等到你?
   等我?等我怎么会离开我?你让我坐火车。来了一辆下山火车我就坐上去了。我还问人家了,是否是GOINGDOWN?那人回答,YES!于是我就 GOINGDOWN喽,谁知道到了山脚下,人家告诉我下车,我一看地方不对,就问人家这里是哪里呀?你说人家怎么说?这里就是GOLDTOWN!我说的是 GOINGDOWN。人家听成了GOLDTOWN,我急忙问GOLDTOWN是哪里?人家说在RUIJI山的山脚下,不过是瑞吉山的另一面,维兹瑙山脚下的对面。做错了车,还不要紧,但是当我要坐车返回的时候,人家又说,这是最后一班车。并且说,这里还有最后一班船,返回卢塞恩你要不坐只能在山下找地方住了。我想了想,拿起电话要打,恰好这个时候手机一点儿电也没有了,打都打不开。你的电话号码那么长我又记不住。只好想着你可能回了卢塞恩的宾馆,也许你在那里等我。于是,我回来后给手机充电,然后给你打电话。这个老婆,这个小女人,这个家伙,不拉不拉,,不拉不拉,,,机关枪开枪,火箭炮开炮,真让人受不了。
   我可是真心实意再找你啊,刚才哪么个情况我都放弃了。你自己做错了车,你还怨我?我心里头这个气呀。但是,又不得不解释。
  我现在可是还在维兹瑙的山脚下,最后一班船刚开,今天我回不去了。怎么办?如果坐汽车绕山回去,可能也要明天早山才回到卢塞恩。今天我只能就住在瑞吉山脚下的维兹瑙的宾馆里了。
  你随便吧!明天再说!老婆还是气呼呼地,在生我的气。
  这不是我的错呀,老婆。你听我解释,我也想上山去找你。可是没有了火车,我瑞吉山那么大我登山去找你谈何容易呀。
  不要再解释了!我还要再说些什么,电话卡嚓一声断线。我再打电话,手机关机。这个急性子的老婆,真是让我欢喜让我忧。

  放下电话,看着天色已晚,看来我要马上找个休息的地方了。去哪里呐?这个地方我第一次来,人生地不熟,虽然此地宾馆很多,但我不知道哪个宾馆适合我居住?一边思考一边沿着 湖边缓行,卢塞恩湖静静地围在群山峻岭之间,群群湖鸟时而飞翔时而降落,往远处望,雪山在这傍晚的时分隐隐约约时显时现若有若无,湖面静静地,听得到沙沙 的脚步声在我的脚下作响,瑞吉山中的木屋,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那么的遥远,那么的缥缈。信步在湖边走来走去,找不到住宿的地方,今夜就在湖边散步,难道不是人生一大享受吗?

远望瑞吉山,山脚下就是维兹瑙
该死的温柔-----一个旅行者的艳遇(七) - 老山猫 - 猫眼看英国
 
    在不知不觉中,我沿着湖边我不知道走到了哪里,不知道走了多远,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。心里想着今天发生的不愉快,老婆怎么会鬼使神差的下到山的另一边?当然,心里想着今天的意外,心里想着那个巴西美女帕翠莎。这个帕翠莎真算是标准的美女,一米七左右的身高,高高的挺拔鼻梁,一双会说话的眼睛,披肩的褐色长发,在和我下山的途中,一走一飘荡的感觉自己真的以为遇到了一位传说中的山中仙女。嗯!真的回味无穷。现在,住她不就在维兹瑙的某家宾馆里吗?她还邀请你见面吧,她还给了你她的电话吧,你现在不是要找个地方住吗?
   我随意间掏出了那张名片, 看来又看去,掂来又掂去,这个电话打还是不打。我有点春心荡漾了,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,又幻想着打通电话以后的情景。人都有心猿意马的时候,这个时候实在有点不好控制。可狠了狠心,使劲攥住卡片在手里,搓来搓去,心里痒呵。这个时候要挺住,这个时候要像一个负责任的男人,这个时候考验你的时候到了。用力,用力,再用力,最后把在手里,已经被揉得 一团球般的卡片丢到了湖里。
    咳!就这样吧!由她去吧!

   脚步停下来,凝神望着远方,夜色越加朦胧。瑞士的旅游设建得很好,在湖边有很多的雕塑,有很多的人文景观。维兹瑙一个优美的湖边小村,一个世界闻名 的度假区。当我眼光落在不远处的一个雕塑的时候,这个人形雕塑看上去,很动人。静静地面向湖区,夜色朦胧中似乎我可以感到,那落肩的长发的飘动。是不是传 说中的渔家女在等着情郎打鱼归来,好奇,又是好奇,让我慢慢走近看个仔细。走近,走近,慢慢走近以后,感觉到这个雕塑有些晃动,莫非不是雕塑,是一个真 人?我更加好奇。
   又一次走近。。。
   突然,吓了我一跳,那个雕塑转过身来。妈呀!雕塑活了!
   妈呀!帕翠莎?!
   啊呀!老山猫!?!

该死的温柔-----一个旅行者的艳遇(七) - 老山猫 - 猫眼看英国
 
明天请看-----一个旅游者的艳遇(八)----浴缸中的温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